樱雪喵

是乙女选手&bg战士!深蹲鬼灭坑,地花坑。花宁赛高!!!义忍我可!其他bg我也吃!比较雷鬼灭的bl……

正因为写不出来那样的文字,所以才无限憧憬着。

Q:可以把你最近最喜欢的一首歌留下来吗?我会一首一首去听。

可恶,说到八爷怎么能不听听他的《春雷》和《飞燕》呢?!我爱惨了这两首歌!歌词行间透露着一点忧伤,可又是用欢快的调子唱出来的,这种反差我超爱呜呜呜


同类型的还有Maroon5的《Maps》,真的好听,虽然是烂俗的爱情故事,可是看MV陪着歌词我还是不争气的流下眼泪😭


还有一个歌手组合我真的强推!虽然冷门,但歌真的好听!名字叫Smith&Threll,由两个人组成,一男一女。男的伴奏,女的主唱。主唱的声音真的可空灵可御,空灵的声音在《Somebody  like  you》中体现得很完美,御姐音在《ROW》中可以听到。


好了我屁话说完了,反正我写文画画都是在循环播放这几首歌,真的好听不厌😭

他们会在什么时候脸红呢?

ooc严重注意避雷,文笔超烂

各篇长短不一emmm真的不是我偏心啊

内含白/亮/信/云/玄策

可恶,男孩子脸红的时候难道不是世间绝美的场景吗?!(?干什么)




李白.ver

       在刚和你交往没多久时倒是会经常脸红。

       记得之前受到他的邀请参加一场聚会,特地选了一条抹胸露背礼服裙,没想到被他稍稍埋怨了一下。

       “只是一个聚会而已,干嘛穿得那么漂亮。”被他这么说了。

       一边脱下西服外套给你披上,一边别扭地把头别过去,时不时偷瞄你几眼。就这样半牵半搂地进了会场。

       只要稍一抬头,就能看见他隐藏在浅茶色发梢里泛红的耳尖。你在一旁偷笑,原来像他这样的人也会感到害羞啊。

       当然,交往久了后他的脸皮就变厚了,也没那么容易脸红了。

       有些想念以前那个会脸红的李白啊。


诸葛亮.ver

       和李白刚好相反,和你交往之前是一脸高贵冷艳不食人间烟火的天山雪莲,和你交往之后就是落入凡俗的毒舌傲娇亲亲男朋友。

       反差太大了好嘛?

       不过,毒舌傲娇男朋友意外的容易脸红。只要你稍微挑逗一下,就能看到他白皙的脸庞染上一片红晕的绝妙景象。

       “亮亮~我想吃薯片~”你坐到诸葛亮的旁边,趴在他身上撒娇,“帮我去买嘛。”

       “自己去。”诸葛亮看着手里的书,头也不抬地对你说。

       你也没说话。果然,过了一会儿,诸葛亮收起手中的书,转头问你:“要什么口味的?”

       “要番茄和黄瓜味儿的!”

       “吃太多膨化食品小心长胖。”诸葛亮白了你一眼。

       “嘿嘿,不会的,亮亮最好啦~”你一把抱住诸葛亮,在他脸上响亮地“吧唧”一口。

       “好了好了,腻腻歪歪的。”诸葛亮嫌弃地把你拉开,起身开门。但是脸上的红晕将他出卖得彻彻底底。

       嘿嘿,小天才真好骗。

       “罢了罢了,也就只有我心甘情愿受你的骗了。”


韩信.ver

       交往前后一个样。唯一的变化就是交往前很皮,交往后是变本加厉的皮。很少有脸红的时候。

       “嗯?你问我什么时候会脸红?”

       他看着你略带期望的眼神,坏笑着说:“这个问题问的一点意义都没有~”

       “脸红不过是血脉扩张引起的一种普通现象罢了。”

       “而且,引起脸红的方式有很多,不一定非要通过夫人的撩拨才能达到。一定的运动也可以。”

       说到这里,韩信停顿下来,不怀好意地望着你。你一脸茫然地看着他,说啊?接着说啊?你不是在医学讨论呢吗?

       他慢慢地靠近你,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你脖颈间,痒痒的,让你有些不适应。你嗅到一丝危险的意味。

       “夫人难道不想知道我说的运动,是指哪一种运动吗?”

       走开,你个死开黄腔的!


赵云.ver

       只要和你在一起,无时不刻都可以看见他通红的耳尖。

       随时随地,只要你一碰到他,他就全身僵硬,脸上的红色都蔓延到脖颈处了。

       “子龙你怎么老是脸红啊?”你和他窝在沙发里看电视时,随口问道。

       你不出声还好,你一开口他就开始紧张:“我…我也不知道……”

       “咱们都是男女朋友了,亲也亲过了,做也做过了,你怎么还跟纯情小处男似的那么容易害羞啊?”你故意打趣他。

       “姑,姑娘莫要再拿我打趣了!……”赵云尤其听不得那些调笑的荤话。特别是当你说出那个“做”字时,他全身一颤,差点把手里的饮料罐给挤爆。

       “哈哈哈哈哈,不逗你了不逗你了,其实容易脸红也没什么不好嘛,”你笑得前仰后舍,“脸红的子龙也很可爱。”

       “嗯……”

       “只要姑娘喜欢,那便是好的。”


百里玄策.ver

       啥也不是啥也不行,没脸没皮第一名。和他交往时你脸红的次数最多,明明是个弟弟,却比你还会撩。

       成天满嘴骚话,没个正经样。总说些令人害臊的荤话,实际上内心比谁都纯情,只是好面子罢了。

       强行撩你之后,会在内心高呼好羞耻啊,但表面上仍在逞强。

       这一点本性会在床上暴露无遗。

       “呜,姐姐…帮帮我……”他用湿漉漉如初生小奶狗的眼神望向你。

       “还说不说骚话了?小崽子”你一脸得意的坏笑,并没有动手帮他解决欲望的意思。

       “不…不敢了……哈啊……”满溢的私欲无处发泄,他只能向你求助。

       他已经濒临极限,憋的满脸通红,眼中蒙上一层氤氲的雾气。这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倒是比平常可爱多了。你想道。

       “好啦,只要玄策乖,姐姐就会让你舒·服·一·点~”


       

       紧急刹车,不知道会不会被屏蔽,我好心虚……

————————————————

没有评论我会无聊死的(暗示)

小蓝手和小红心顺便也求求~

【王者荣耀乙女】高中生恋爱的定义是?(二)

       *瞎写的脑洞产物,极其沙雕和ooc,高中校园paro,赵云单人

       *文笔烂,双向暗恋设定,标题与内容无关

       *随缘更新



       虽然关于赵云的不少消息明里暗里你都打听的差不多了,可真要实施起告白计划来,你的心里不禁打起退堂鼓。

       不能退缩啊,至少…要在分班前告诉他自己的心意。你看着手里向别人打听到的赵云的QQ号,暗暗下定了决心。


       看着空白的聊天界面,你有些发窘。加是加上好友了,可是到底该怎么开口呢?这真是个世纪难题。你揉了揉眉心。

       就在这时,特别关心的铃声响起,空白的聊天界面冒出了一条对话框。


「云云大可爱」:请问你是?


       中规中矩的询问以及客气礼貌的语气配上你给他的备注竟有种反差萌。你不禁低笑出声。


「今天也要花痴前排小哥哥」:我是xx


       啊,不行,这样的话会不会显得自己很高冷啊?


「云云大可爱」:哦


       就这?就这?就这?连个句号都不带给的?你暗暗吐槽你闺蜜是什么眼神,怎么就看出来赵云喜欢你了。怕不是戴上了八百层cp滤镜吧。

       实际上你真的冤枉赵云了。赵云接到你的消息时,吓的手机都拿不稳了。好不容易拿稳了手机,他红着脸给你添加了特别关心,添完后还心虚的看了看自己房间门口,怕有人进来。

       做完这一切,他才慢条斯理地给你回复。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哦”字就终结了对话。有时候直男的世界就是这么简单直接,且一根筋。

       而屏幕这端的你对此毫不知情,并且还在想着如何表白。

       文艺一点的告白肯定不行了,对方可是直男啊,搞不好弄巧成拙了呢。你想道,那就只能以直男的思维方式来进行告白了。

       斟酌了半晌,你终于用颤抖的指尖打出一行字:我喜欢你。点击发送,你便静待对方的回应。

       “xx,来帮妈妈洗一下碗。”听见母上一声喊,你吓得一激灵,马上把手机藏好。

       “哦,来了——”你最后看了一眼对话框,狠心按下待机键,转身离开。


       在你犹犹豫豫怎么告白时,这边的赵云以为你不想把话题继续下去了,正好到了洗漱的时间,便撂下手机去洗澡。


(大哥,你好好看看你上一句话,像是人能接上的话吗?)


       “叮咚”

       特别关心的铃声响起,让洗完澡刚进房间的赵云吓了一跳。他蹑手蹑脚地关上房门,拿起手机查看消息。

       什么时候他一个男生都要因为一条信息而心惊胆跳了?他自嘲地笑笑,下一秒就被你发的消息噎住,咳嗽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今天也要花痴赵云」:我喜欢你

(没错这是赵云给你的备注✔)


       赵云经历了一番头脑风暴后,觉得这个消息不是发给他的。怎么可能,喜欢的人刚好喜欢自己啊?这个几率实在太小了。

       反正赵云是不相信了,于是他给你发了条消息。

       在不损害你自尊心的情况下,顺便向你求证这条消息的正确性,他真是个天才!赵云式自夸.jpg


       你盯着对话框,陷入沉思。


「云云大可爱」:你是不是发错人了?


       这和设想中的剧情发展怎么不一样呢?!你抓狂。谁在QQ上告白还会发错对象啊?!那样还是真爱吗?!

       去tm的矜持!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

       被赵云这么一搅和,你告白时小鹿乱撞的心情早就消失不见了,厚着脸皮愤愤地打下这一串话。


「今天也要花痴赵云」:我没发错,我就是喜欢你


       赵云看到你这句话时,差点从床上摔下来。

       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回应对方呢?直球选手赵云给出了答案。


「云云大可爱」:我也喜欢你


       看到消息后你愣了几秒,随即傻笑出声。你捧着手机,将它捂在心口,仿佛它是世间珍宝。

       激动了一阵子后,许多疑问接踵而至。比如,对方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的,再比如,为什么会喜欢上自己之类的。这些问题是个女孩子都会问的,对吧对吧对吧?

       你抱着枕头躺在床上扭得跟条青虫似的,对着手机一脸傻笑。


       这一夜你都不知道是怎么过去的,只记得你和他聊到很晚很晚,才和他互道晚安。

       只不过你忘了一件事,后天收假回校。两个都是性子腼腆的人,遇到一起难免尴尬。到时又免不了是一阵脸红心跳。


————————————————

害,管他呢,就写到这儿了

后面的剧情暂时还没想好emmm随缘更新

求评论和小蓝手!

【王者荣耀乙女】高中生恋爱的定义是?(一)

          *瞎写的脑洞产物,极其沙雕和ooc,高中校园paro,赵云单人

          *文笔烂,双向暗恋设定,标题与内容关系不大

          *一发可能写不完,随缘更新吧



      “什么?你居然喜欢他?——”你的闺蜜在听清你说的人是谁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哈?还不许我有个喜欢的人怎么地?”你感到奇怪。平常这沙雕痴女也没少花痴赵云啊,怎么一听到你喜欢赵云就跟见了鬼似的眼珠子瞪得老大?

      “害,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她扭头看你,表情很微妙,“你怎么就喜欢那个榆木脑袋啊?”

      “?你说清楚点他哪里榆木脑袋了兴许我还能饶你一回。”

      “不是,姐,你都没搞清楚人性格你就说喜欢,你这不就是盲目投股嘛?”

      “听你这么说,你很了解他咯?”你略带威胁意味地上调了尾音。

      “开玩笑,我超……”闺蜜顿住了,意识到自己上了你的套。

      “好吧好吧,看来是没办法瞒着你了,”她叹了口气,“你听我说啊,他这人直得不行。上次有个学妹向他表白,哭着回来的。问她表白时发生了什么,她说赵云太直了,她还没开口就被拒绝了。”

       “?”

       “从头到尾赵云只说了一句话,三个词:不行,不能,不可以。”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还是人说的话吗?我笑裂了哈哈哈哈哈哈”

       “还有就是,告白的时候别跟他说我喜欢你很久了这句话。会被他反问:那你什么时候不喜欢我。”

       “哈哈哈哈哈哈,我裂开来哈哈哈哈哈哈”你和闺蜜互相对视,笑得像两个傻子。趁着这个闹腾的大课间,你偷偷瞟了几眼赵云的位置。他安静地坐在座位上解题,对周遭的一切充耳不闻。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视线总是被他吸引,目光牢牢地粘在他身上。就连上课都没办法安心,目光不知不觉就从老师的身上转移到他的方向。注意力也从老师说的话转移到他的身上。

       目光落在他身上不同的点,有时会在意他让女孩子无比嫉妒的永远不会起痘的皮肤,有时会在意他卷起袖子露出的小半截雪白的臂管,有时又会在意他指节分明的双手,握笔的动作很好看。

       个子很高,一定能轻易地搂住自己;肩膀很宽,被搂入怀中肯定很有安全感。喜欢一个人,就是要用肉眼把他描摹千百万遍,直至深刻入脑海。

       啊,不知不觉又走神了。你收回目光,打算认真听讲,却刚好对上英语老师审视的目光。

       糟了。你心下一惊,暗叫不好。

       “xx,你来回答一下这道语法填空。”英语老师看着你,目光锐利如同鹰隼。

       你站起来,瞄了几眼试卷,答案便浮出水面,了然于心。正要作答,却瞧见赵云正在看着你。你吓了一跳,刚才还在心口打转的答案此刻化作一个个字母,四散而逃。

       “xx同学,你的答案是什么?”英语老师出声提醒。

       “答,答案是healing……”你结结巴巴地吐出一个答案。

       “嗯,好,坐下吧。”得到英语老师简短有力的许可后,你立即坐下。

       啊啊啊,以后再也不走神了,好丢人啊。在心里再次立下毒誓后,你抬头看黑板,准备认真做笔记。却没想到视线再一次没入一双古井无波的黑眸之中。没办法,赵云就坐在你前两排的位置,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下一秒,这双黑眸便移开目光。

       什么嘛,搞得好像自己偷看他被抓包了似的。你也低下了头,以此掩饰自己通红的脸颊,因此你没有看到赵云泛着茄红色的耳尖。


       一节英语课就这么过去了,想想还真是要命,你暗暗思忖。

       “诶诶,我说你什么时候去表白啊?”自从闺蜜知道你喜欢的人是赵云后,你俩的话题就离不开他了。

       “怎么问这个问题?”你漫不经心地翻翻课本,偶尔做几个记号。美名其曰预习课本,实际上一个字儿都没看进去。

       “我看那木头多半也是喜欢你的,”她接着道,“你告白成功的几率很高哦。”

       “哈?你又在开什么玩笑?”你做记号的笔顿了顿,接着又开始写写画画。

       “我可没开玩笑,”闺蜜不满地撇撇嘴,“他好几次偷瞄你都被我逮个正着。”

       “而且啊,每次被我发现他在偷看你,他都脸红了。”

       “万一人家不喜欢我呢?不要盲目猜测啦。”

       “哎呀,怎么可能?”闺蜜顿了顿,又说,“快要文理分班了,文科在东楼,理科在西楼。到时候你想跟他说上一句话都难。”

       “唉,到时候再说吧。”上课铃响了,你随意地敷衍她几句便将注意力转移到课本上了。

       可是那日闺蜜的话像某件东西砸在心头,不轻不重,倒也让你认真考虑起告白这件事的可行性。

       也许,会成功也说不准呢。


————————————————————

如果支持的人多的话会继续更下去的!

第一次写云妹有点点小紧张,感觉后期会很ooc…但还是希望各位能够喜欢!(つд⊂)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呀!各位吃的cp在今天一定都甜甜蜜蜜的!

好烦啊,待在家里闲出屁了但就是不想写文不想画画,啥时候开学啊——


我已经写不出来给人看的东西了,就打一个简单的tag吧,草好丢人(仰天长叹)

【鬼灭乙女向】飞鸟集(一)

            *ooc多,文笔超烂

            *飞鸟症梗,不懂的话可以在评论里问我

            *本章含炼/义/炭/善


01.未结痂的伤口里流出黑色的飞鸟


炼狱杏寿郎.ver

          “我绝对不会让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死去!”

           一道雄浑的男声自战场传出,贯入每个人的耳中。

           随声而起的是一阵阵刀光剑影,速度快的惊人,用肉眼难以捕捉。该说不愧是上弦之三吗?和炎柱对打也完全没有压力。反观炼狱这边,就显得有点吃力了。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这场战局在天色破晓之前分出了胜负。炭治郎一行人正焦灼地等待尘雾散去,然而被尘雾包裹住的景象却令人心痛不已。

            杏寿郎用尽最后的力气也没能砍掉猗窝座的脖颈,反倒是自己的胸口被开了一个大洞,血流如注。

            猗窝座在天亮前逃掉了。

            炭治郎一行人赶忙冲上前去围住炼狱,手忙脚乱地将他扶起。杏寿郎胸口的血仍然汨汨地流淌,染红了三位少年的衣襟。可不一会儿,在炼狱杏寿郎身上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令人惊讶咋舌。自伤口流出的血速度逐渐放缓,化成了一只只小巧的黑色飞鸟,向着远方飞去。

            “炼狱先生,这……”炭治郎又惊又疑,说不出话来。

             “抱歉,让你们见到我这幅难堪的样子……”炼狱勉强吸一口气,接着说,“这是一种名叫飞鸟症的疾病,我已经身患此病有一段时间了。”

            “我已经完成自己的使命了,但是,鬼杀队的未来还要靠你们来支撑…”炼狱杏寿郎强忍疼痛挤出一个笑容,“灶门少年,猪头少年,还有那位黄发少年…无论你们遭遇了什么,都请挺起胸膛,自豪地活下去吧……”

              “炼狱先生!不,大哥,炼狱大哥!…”炭治郎看着炼狱逐渐涣散的眼眸无能为力,只能不停地呼喊。可是再多的呼唤也唤不醒他的灵魂了,他的生命体征正在迅速地流失。他身旁的三位少年个个心情沉重,连伊之助也哭得泣不成声。

               杏寿郎的视野已经模糊不清,意识也所剩无几。但在这世上弥留的最后几秒,他还在试图说什么。声音微弱如蚊蚋,只有耳朵较好的善逸能够听清。从喉腔迸发出的几个音节此刻清晰无比地落入善逸的耳中。

              那是你的名字。


富冈义勇.ver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患上飞鸟症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受伤的。回过神来时,富冈义勇才发现自己已经十分狼狈地趴在这片雪地上了。

             腿上,腰上,胸口,甚至头部,都是伤。有些伤口直击要害,是致命伤。呼吸法的恢复作用此时显得微乎其微,再怎么拼命调控都只是杯水车薪,徒劳无功。

             冬日的雪很冷,冷得义勇忍不住打颤。伤口被飘落雪花覆上,薄薄一层,很快化成雪水融进伤口中,和血混为一体。他在不住地颤抖,不知是因为雪花太冷还是因为自己的躯体正在丧失温度。

             义勇忽然想起自己的乌鸦,刚想派它去寻求援助,却猛然记起:那只无辜的鸟早在刚刚他与鬼的战斗中被鬼残忍杀害了。

             现在的他正处于四面楚歌,孤立无援的境地中。

             出发做任务之前,胡蝶忍好像还提醒过他:“富冈先生最近老是魂不守舍的,这样下去是不行的。而且这幅精神状态出去做任务,很容易就会被鬼杀掉呢。”末了,还不忘补上一句:“这可不像富冈先生的做派啊。”

             确实,这样太不像他了,富冈义勇想道。自从清楚了自己心中对你的想法后,自从知道了飞鸟症是什么后,自己就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他真切地感受到自己陷入了一个关于你的泥潭中,却无法自拔。这样的沉沦到底是痛苦还是甜蜜,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楚。曾经那个拿出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说着“柱不会倒,义勇不会动摇”的自己到底去哪了呢?

              意识开始涣散,伤口里流出的黑色飞鸟越来越多,像是整片森林里的鸟都被惊飞了一样。不,与其说是森林的鸟,倒不如说是鸟的森林吧。那是由无数黑色飞鸟组成的广袤无垠的森林。

              “真想让你也来看一看啊…飞鸟真的很美丽……”像你一样美丽。

              义勇死的时候周围静悄悄的,连雪花落地的声音都能听见。


灶门炭治郎.ver

             “鬼舞辻无惨,你才是…最不该存在于这个世上的生物!”

             本来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能过上属于自己的幸福的生活。可是因为眼前这个冷酷的男人,以及他制造的生物——鬼,所以很多人仍生活在巨大的恐慌之下。不知道鬼的存在的人们尚且可以安心享乐,可知道鬼的存在的人们,没有哪一天是过得安稳的!一想起昔日的家人们,炭治郎的胸腔内就燃起一股沸腾的怒火。

             他重新握紧了手中的日轮刀,和队员们一起冲向无惨。

             目前最要紧的是缩短距离,找出无惨的攻击盲区,不过还是得……

             一个念头在脑海中还没过完,炭治郎的眼前忽然天旋地转。就在刚刚的一瞬间,包括炭治郎在内的普通队员都被无惨一击抽翻在地。

             诶?怎么回事?…右边的眼睛看不见了……好奇怪…快点站起来,新一轮的攻击马上就要!……

             炭治郎倒地后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此时,麻木的神经开始复苏,不断向他传递着痛感。铺天盖地的痛感朝炭治郎涌来,快要淹没他的理智。他的右半张脸被无惨的攻击击中,早已血肉模糊。

             很快,从炭治郎的右半张脸飞出了大片大片的黑色飞鸟。

             “我在攻击里掺了自己的血液,虽然不会使你们变成鬼,但这对人类来说是剧毒。”炭治郎在意识模糊之时,听见了无惨的声音。平静,残忍,不带任何感情的波澜。

             “灶门炭治郎已经死了。”

              被仇人宣告死亡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呢?痛苦,无奈,不甘,愤怒?全都有。然而此时此刻的炭治郎,更多的感受到了后悔与惋惜。

             那天,没能把摘下的铃兰送给你,对不起。没能亲口向你表达出我的心意,对不起…

             真的,非常对不起……

             兜兜转转,我仍然是那个没用的,一事无成的炭治郎……


             长到十七岁的长子炭治郎,自从无限列车事件后第一次哭了。他哭得特别伤心,像个被抛弃了的孩子一样哭得撕心裂肺。尽管他发不出任何声音。一句呜咽的哭声都发不出来。因为,脸上太痛了啊。

             炭治郎只好将呜咽声悉数吞进肚里,无力地等待意识进一步涣散。他从不贪心,也从不奢求,只是在心底暗自祈祷着。

             如果在未来的某一天,你到了某个地方,见到某个人,遇上了某件事物,看到了某处的风景,能够间或偶尔地想起他,这就足够了。

             但他其实,并不甘心只存在于你的记忆当中。


我妻善逸.ver

             总是嚎叫着“要死了要死了”的他,这次真的快要死了,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

             “这样就不行了吗?透支生命的极限也就仅此而已嘛,啧啧。”狯岳猖狂的笑声贯穿善逸的耳膜,刺痛了善逸脑内的神经,“善逸,你下辈子还是投胎去做一只虫蚁吧,实在太弱了啊。还说什么因为有了必须要守护的人自己才会变强,真是让人失望透顶啊善逸……”

             身上的皮肤被狯岳的刀割裂,竟还有继续裂开的趋势。善逸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疼痛难忍的,但他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握紧了刀刃,将雷之呼吸增强,瞬间冲向狯岳。其速度之快,是狯岳远不能及的。

             “什?!…”狯岳转身,但已来不及躲避。接着脖颈一凉,整个世界天旋地转。

             “雷之呼吸—七之型—火雷神。”

             “呃啊啊啊啊——可恶!雷之呼吸统共只有六个型,你为什么会第七型?!那个老头果然偏心!只教了你却没有教我!!!”被砍下头颅的狯岳仍然不停地朝善逸大吼大叫。怒目圆睁,青面獠牙,看起来十分可怖。

             “不是的。爷爷不是这样的人。”善逸背过身,不去看狯岳狰狞的嘴脸,“这个招式,是我自创的。”

             耳中的轰鸣声如落雷般炸开,他的视野早就模糊一片。善逸最终不堪重负,重重地摔在地上。从身体内部传来一股细微异样的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从体内流失一般。这种感觉他再熟悉不过了。

              一只黑色的飞鸟从他的伤口飞出,在他上方盘旋了几圈便飞走了。接着,飞出了越来越多的飞鸟,这些飞鸟正在消耗他的生命力。有一瞬间,善逸也希望自己能变为一只飞鸟,飞出这个地方。这样的话,就能够看到他朝思暮想的你了。

             虽然善逸是个花心的人,但自从与你相遇,他就变得十分专一。因为他遇到了此生最想守护的人,因为有了想要守护你的决心,所以才能这样走到最后。他真心爱你,为了也让你付出的爱意与期望能够有所回应,他努力让自己变强。他的每一步成长都离不开你。

             “谢谢你,xx,我爱你。”

              善逸微微阖上了眼,离开了他最爱的你。

————————————————

下面是瞎bb时间

小可爱们不要伤心!后面几篇会甜回来的!!相信我!!产糖选手要和鳄鱼斗争到底!(?

【鬼灭乙女向】如何将你比作夏日骄阳

          *炼狱杏寿郎单人,ooc比较多吧,主要是我想写在恋人面前表现得更加柔情的大哥

          *文笔很差注意,我表达不出来我内心所想,我太难了1551

          *大前提是一个梦境,所以是个刀(小声bb)

 
 

           

          夏天就像一团乱麻,胡搅蛮缠。

 
 

           在这样炎热的夏夜里,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夏天会使人变得懒惰。好像火一样啊,夏天什么的。你躺在榻榻米上,这样胡思乱想着。

           眼皮越来越沉重,就连天花板也好像快塌下来似的。周围的景物变得模糊不堪,如同被火炙烤过的空气因为热胀冷缩的无限循环伪造出的扭曲景象。

           半梦半醒的状态最惬意不过。如果忽略掉这灼热的空气的话。

 
 

            你忽然想起自己这样在意夏天的原因。是因为你同样在意那个像夏天般的人。在意得不行。

           印象中那个有着明黄色耀眼头发的男人总是笑着的。眼眸中是毫不掩饰的热情。

 
 

            今夜是满月。

            与他共度的第一个夜晚也是满月,也是这样炎热不堪的夏夜。那晚庭院里树影婆娑,像极了自己摇摆不定的心境。只有在他握紧你的手,带着你一次又一次到达顶峰的时候,你才能真切地感受到这不是梦境。作为结束的一吻,炙热而又缠绵。乳白色的月光自天幕倾泻下来,照得你一阵恍神。刚结束时,连呼吸也是紊乱急促的。你向里边挪了挪身子,正好撞上他结实的胸膛,如同寻求庇护的小动物。

 
 

            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恋情都要发生在夏天,或是随着璀璨的阳光一同盛放,抑或是如同被骄阳晒焉了的花朵,无声凋零。

            你躺在榻榻米上,任由自己的记忆在脑海中驰骋。

            从开始到结束,从时间到空间,从山川到星河,从远方到身边。你清晰地感受到了意识的陷落,却不想从记忆编织而成的美梦中醒来。

            想起初遇的时候。身处一片茂密的树林,明黄发色火红发梢在这片绿野中显得很扎眼。眼睛特别亮,炯炯有神,几乎是让人第一眼看到他时就会记住他的眼睛。第一次见面时,他的眼神可以用锐利来形容,如一刃刀锋直戳你的心窝。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再锐利的眼神也被你磨平了棱角。望向你时,眼里是无尽深情。

            每当你望向他的眼睛,脑子里总会不着调地蹦出一句诗来。

 
 

            “苍天明眸有时过于灼热,金色阳光悄悄带走年华。”

 
 

             先生。

             我的炼狱先生。

 
 

             如何将你比作夏日骄阳,你却比骄阳更璀璨夺目。一旦遇上,便难以忘怀。

 
 

             思绪穿过山川大海,来到那个人身旁。你亲眼看见他开口,道:“夫人,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杏寿郎。”如往常一样不喜欢叫他相公,没有什么原因,只是单纯的不喜欢。他的名字很好听呀,为什么不多叫叫呢?

             “这次的任务有些困难啊。”

             “我相信杏寿郎这次也没有让无辜的人死去。”

             “嗯!我还结识了一位特殊的少年哦!他向我请教了关于‘火之神神乐’的事,不过,我也不是很清楚呢。”

             你微笑着听他讲他出行任务时所遇到的一切人和事。看到喜欢的人神采奕奕地向你诉说他的经历,这样的场景论谁内心都会充满雀跃的吧?就跟小孩子得了自己最爱的糖果一样。

           “呐,杏寿郎,”你看着他的眼睛,说道,“这次的任务完成了,可以…在家多待几天吗?”你知道身为炎柱的他时间有多紧张,你也知道这样的想法有多自私。可是你就是单纯的想让他多陪陪自己,当他不在的时候你甚至会觉得整个世界都黯淡无光,每天都是度秒如年。

            毕竟他就是你的光啊。

             

            但回应你的是无声沉默。

             “对不起啊,夫人,”他稍稍低下头,望进你的眼里,“我还是要走的。而且这次的任务可能会花上很多时间。”

              你好像看到他的眼角泛红。一种不好的预感正在猛烈地撞击你的心脏。接着,你渐渐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表情,毫无形象地哭出声来。

             “为什么一定是你去呢?…为什么一定要是你呢?”每当灾祸降临在人们头上,人们总是会质问所谓的命运。质问它为什么一定是他们,质问它为什么遭受此等不幸的人一定要是自己。

              “因为我深爱着夫人。”他将你揽入怀中,亲吻你的发顶。

              “所以想要护你周全。”

               你没有回答他,但他擅自给了你一个吻。这个吻不同于以往任何一个吻,它仍旧缠绵不清,只是少了几分炽热,多了几分缱绻流连。你甚至从中尝到了不舍。

             你悄悄睁开眼,撞见了他专注的模样。双眼紧闭,睫毛轻颤,神色虔诚犹如信徒。这是只有在面对珍视之物时才会流露出的表情。

               过了许久,你们才分开。嘴角带着暧昧不清的气息。

             

             这时,空气中满是眼泪砸落在手背上的细小声音。

              “我明白了…”

               你一时间有很多想对杏寿郎说的话。但话到嘴边,只是在舌尖处打了个旋儿,随即又咽了下去。以往的你性子直率,有什么话都是直说出口。特别是在先生面前,更是不加掩饰。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体会到如鲠在喉的感觉,可此时此刻这真切的疼痛将你刺得遍体鳞伤,坠入冰洋的感觉令你窒息。

               “先生…”你叫住正要迈开脚步的他。

 
 

                “祝您…武运昌隆。”

                眼前的场景像极了以往你送别他去做任务的时候。平淡的道别,温暖的微笑,与以往没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是,你知道这一别之后,你心中等候某个人归家的期盼将无处安放。

                杏寿郎缓慢地转过身去,迈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叩在你的心弦上。

                周围有野马尘埃正起,慢慢拢住了他的背影。和无数次的梦境中一样,他拨开晨雾霭霭,带着满怀歉意的笑容和你嘴角的余温,离你而去。

              他再也没有回头。

 
 

              夏日的太阳灼热不堪,但落进屋里时却显得温和了不少。你在晨光熹微中闭上双眼,仔细地感受夏日初阳的温度,太阳的光芒也从眼睫上滑落。

 
 

              终究是场梦境,一场关于道别的梦。

 

是艺术周的作品,在这边放一下过程叭
这次是和蕉丸丸的合绘鸭,丸砸负责线稿我负责上色,但是我好菜呜呜呜
我真是最菜鸡的水彩上色1551

没有人能拒绝小男孩!没有人!😭小男孩是世界珍宝!
千寿郎快过来让妈妈抱抱,呜呜呜妈妈永远喜欢你😭